Xxummery

避嫌

现背/双视角/he/完结
by summery
为了避嫌,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
我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忘了你的模样。
相思成疾。
你是我现在唯一的病。
我知道,人言可畏,波谲云诡,所以才会无能为力。
再过多久,才能见到你?
分开越久,我就越容易这么矫情。
所有人都说是你惯着我,才让我一直都是幼稚而尖锐的孩子心性。
所以,我究竟是该感谢你替我挡风雨,还是该憎恨你予我一场空欢喜?
眼见着回归的种种事项都确定,还是没等来你的消息。
哦,我忘了,要避嫌。
但这不足以成为你躲避我的理由。
张艺兴,你为什么躲着我?
起初我安慰自己你拍戏忙,顾不上,可你有时间逛便利店有时间刷微博有时间自拍有时间散步,怎么就没有时间给我哪怕一句问候?
你,讨厌我了吗?

这是没有和你联系的第100天。
想你。
那天看到一位群演,眉眼的深邃和你颇为相似。
我居然就对着人家的背影哭起来。
我什么时候这么矫情过?
我觉得,这是因为,身体里的爱,快耗尽了。
现在才逐渐意识到,我之所以能向前跑,是因为我知道有你的注视。
现在,你不在,我就没力气了。
吴世勋,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
起初我觉得是你玩嗨了忘了我,可是你在卢浮宫广场,你在时代广场,你在拉斯维加斯的旷野。后来,你在汉江边,你在公司,每天闲暇的时间超过十小时,你怎么就不能来看看我?
你,不爱我了吗?

经纪人哥每次在我外出的时候都要跟着我。
我知道,他要保证我不会偷偷联系你。
呵,是不是很残忍?
为了所谓的前途,声誉,我就要这么忍气吞声。
凭什么?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只是一对爱人,为什么要因为莫须有的政治立场而互相伤害?
张艺兴,我希望你和我的想法能一样。
那我就还有继续面对的勇气。

黄渤哥已经不止一次找我谈心,勇哥也带了师傅的录音来。
我知道,他们怕我偷偷联系你。
我现在无比想忤逆他们,顶撞他们。
为什么我要这么浑浑噩噩,还要假装清醒?
我受够了。
我想你,我要回家去 ,回你身边。
吴世勋,我希望你和我的想法能一样。
那我就还有继续坚持的能力。

马上就安可了,又开始了在练习室整天泡的生活。
挺好的。
可以少想你一点。
今天kasper也在,他说,他过两天会飞中国找你,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有什么好说的呢?
就好像,我说我想你,你就能来看我似的。
我只能说,让你注意身体。
我甚至都不想赘述一句等你回来,没意义。
不知道伯贤哥他们会不会去看你,可能会吧。
你和其他所有人都见了面,唯独落下我。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自作多情地认为自己独一无二?
但愿如此吧,那我就能继续苟且。

又要回国了,不想面对那些客套逢迎。
太无趣。
又多思念你一点。
还好可以回家一趟,我跟老妈说,让她给我准备一罐子辣椒酱,我给你们邮过去。
我不想你没有我的时候,心伤了,胃也空着。
现在能做些什么呢?
只有这样远远地看着你,祝福你。
然后无数次地祈祷,一切都会好的。
我没办法给你承诺,恕我真的无能为力。
新专辑里,给每一个我爱的人都写了一首歌。
唯独没有你的那一首。
你是独一无二,于你,我始终没有应有的表达能力。
所以,我能不能自作多情地让你体谅?
但愿如此吧,那我就能心安稳些。

离开我的你,越来越成熟。
西装革履,刘海撩上去露出凌厉的眉眼。
这样的你,只让我感觉陌生。
你还会回来,心甘情愿地依偎在我的怀抱里吗?
你还会回来,满眼含笑地轻靠在我的肩膀上吗?
我害怕,我怕你像一只鸟,拍拍翅膀飞走了。
我不想一个人。

离开我的你,越来越潇洒。
趿拉着拖鞋到处晃,发型不羁地在风里飘。
这样的你,让我感觉安心。
你不会悲伤,不会再小孩子心性地撒泼打滚。
你不会生气,不会再小傻子憨样地嬉笑打闹。
我安心,因为你可以撑起自己的一片天空了。
我不想你活在梦里被蒙蔽双眼。

多少次午夜梦回,看到的是你的脸。
却触不可及。

多少次黎明惊醒,脑海里是你的眼。
却满是泪滴。

“就允许自己叛逆这一次吧,最后一次。”
我掏出手机,躲进隔间锁上门。
想打电话给你。
让你听我心跳的声音。

“就奋不顾身这一次吧,难得一次。”
趁着换布景的空当,跑去化妆间。
想打电话给你。
哪怕只听到你呼吸的声音。

“嘟嘟嘟嘟……”
占线。

“对不起 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请稍后再拨。”

不死心地点开Facetime。

准备收起手机。

“等待对方接收。”

铃声响起。

“已接通。”

有画面了。

我笑了。

他笑着,真好看。

“不避嫌了?”

“不,一点都不。”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