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ummery

For U,a thousand times.

They never know

磕糖之后的乱码😶现背
👇👇👇
They never know
想跳舞了。
联系了日本这面的工作人员,借了间练习室来。
许久没有联系,觉得骨头和肌肉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呆站着,十分钟过去,竟然想不出要跳什么。
平时的曲子实在是腻了,新歌编舞还没出。
大家安可上是有新舞台来着?
可我也不可能让在元哥和泰宇现教我啊。
心烦。
刚好翻ins 看到了小孩的,哦是那次gaon 专门联系的solo吧?
我好像跟着学来着?
试一下,会不会跳。
还好陪我来的是吉俊,当时也参与了编舞。
音乐是LDN 专门改编的they never know ,翻文件夹找音乐也是费了点功夫。
还好没删。
先热身了好久,觉得整个人都已经僵硬了。
沉下心,深呼吸,闭眼睛。
世界剩下了我和音乐。
终于勉强扭动起来。
转身,踢腿,顶胯,手部动作……
我仿佛能听到关节摩擦的咯吱声,软度明显不如之前,腰上也没劲。
跳了一下午,小秘书手机都没电了。
最后勉强截了一小段。
第一想法就是发ins,小孩看到肯定又乐了。
不知道为什么要在文字后面配个流泪的符号,也没有什么想表达的,吧?
思念?懊恼?委屈?
都有点吧,复杂又矫情。
点开电脑总忍不住编个曲子出来,早就习惯了。
前两天刚刚发现新推出了电音效果,试了一下,很酷。
给编曲哥哥发过去,被打趣了。
“Ah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exciting right.?”
"Long time haven't seen your bright melody."
也许吧?
难怪渤哥今天一直颇有深意的看我。
聊天室里炸开了锅。
伯贤又在尖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真帅”
“wow哥哥跳的比臭小子好一万倍!”
主角出现了。
“哥跳了我的solo😃”
“嗯嗯,还是我们世勋跳起来比较帅,哥老啦kkkkk ”
聊天软件弹出一个窗口。
“哥,想你了T T ”
这孩子。
“哥也想你们。”
“哥会想我比其他人多一点吗😕”
诶呦喂还撒娇!
“好啦好啦最想我们帅弟弟,好吗”
“😢哥不许骗人。”
“你这孩子真是。”
“哥哥,世勋剪头发啦kkkk 看到了吧kkkk 是不是很帅气”
“是了是了我们世勋一直超级帅气。”
“嗯嗯,最爱哥哥啦😘”
调皮。
They never know,how deep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无恙

现背,短,单视角,一发完
👇

没有我的时候,你过的还好吧?
很抱歉,一次又一次拖延,取消。
三月的时候,我说会回去给大哥过生日,可我食言了,我知道你们理解我,包容我。
可我没办法接受。
四月的时候,我说争取和你们去澳门合体。
“五周年一定要一起的呀!”
现在还因为这一句信誓旦旦而耿耿于怀。
四月八日在大家的心照不宣和闷闷不乐当中勉强过去了。
我当然不会忘记,四天之后就是你的生日。
我竟然想着逃避,因为我知道我给不起你一个承诺,再微小都不可能。
抱歉,实在抱歉。
琢磨着怎么照顾你的小脾气,最后抠破脑袋也没想到。
因为我知道,除了我活生生站在你面前,什么东西都会是徒劳。
可我又和你天各一方。
所以,抱歉我无能为力。
12日,我看到你发的照片,也看到你桌上摆着的蛋糕不是你喜欢的红丝绒蛋糕,而是我喜欢的奶油慕斯蛋糕,我也看到了vivi脖子上的项圈,是我们一起给它买的那条。
吴世勋,你什么居心?
你不是不懂事,你该知道不论我现在,还是当时,都经受不起这样的冲击。
你在向我讨要,我知道。
你想我能坐在你旁边的那把椅子上,你想我一把抱过vivi和它打闹,你想我吃蛋糕的时候把奶油沾到唇角而你便有机会温柔地揩去,你想我笑出酒窝,你想我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说一句生日快乐,你想我从背后变出一束花或是什么别的礼物。
可是抱歉,我做不到。
我只能对着屏幕,我只能嘴里嘟囔着生日快乐,我只能行尸走肉一样在深夜的异国小路上徘徊,我只能在春天并不暖和的海风里缩紧衣领然后抱怨着不会照顾自己,我只能颓废地倚在长椅上流眼泪,我只能在想你们的时候用超负荷的工作逼自己没有空闲去胡思乱想。
现在,我觉得,不会抽烟,不会喝酒,真是一大悲哀。
把眼泪顺着干涩的喉咙咽下去,一阵阵刺痛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喝一口酒,只是为了润喉。
心情烦到无法发泄,工作都跟着不在状态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喝一口酒,只是为了保持清醒。
夜里对着你那边的天空,余光装满小城灯火,整晚整晚失眠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喝一口酒,只是为了能安眠。
第无数次吃着不合口味的工作餐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抽一支烟,只是为了能让嘴里的食物下咽。
第无数次通宵赶工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抽一支烟,只是为了让一片混沌的头脑能勉强保持清醒。
第无数次偷偷跑到沙滩上吹海风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抽一支烟,只是为了让尼古丁的味道麻痹心里的一片狼藉。
我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懊悔自己不曾叛逆,不曾沉沦。
我现在是一个气球,负面的种种充斥着我的身体。
我知道,在这么下去,我会炸掉。
所以我更要远离你,我不想被你看到,这失魂落魄的我。
回国的时候,我穿了你的那件蓝色卫衣。
那是长沙已经35℃的夏天,我长袖长裤还带着兜帽,简直格格不入。
衣服上面你的气息已经散尽了,只剩下行李箱里放着的除味剂的味道,刺鼻。
身上好热啊,可是心是冷的。
我可能需要一阵风来吹暖我。
你会来吗?
算了,不打扰你了。
看到伯贤,你,灿烈发的ins,过的还蛮开心吧?
是啊,五万人会为你们喝彩欢呼,会因为你们的出现而尖叫狂热。
那是舞台啊,怎么可能不快乐。
算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感受站在舞台上的时候,那种被尖叫声敲击耳膜的感觉了。
105天了吧?
真是阔别已久。
发完ins以后,看你们没什么反应。
大概是睡下了吧,也是,怪累的。
“想你们了😊”
在聊天室留下一句话,跑去做歌。
最近迷上了很多中国风的歌曲。
刚好听到这样一句:
“仗剑走山河护你无恙。”
我执剑,我向前,我战斗。
吴世勋,我只愿你无恙。

避嫌

现背/双视角/he/完结
by summery
为了避嫌,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
我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忘了你的模样。
相思成疾。
你是我现在唯一的病。
我知道,人言可畏,波谲云诡,所以才会无能为力。
再过多久,才能见到你?
分开越久,我就越容易这么矫情。
所有人都说是你惯着我,才让我一直都是幼稚而尖锐的孩子心性。
所以,我究竟是该感谢你替我挡风雨,还是该憎恨你予我一场空欢喜?
眼见着回归的种种事项都确定,还是没等来你的消息。
哦,我忘了,要避嫌。
但这不足以成为你躲避我的理由。
张艺兴,你为什么躲着我?
起初我安慰自己你拍戏忙,顾不上,可你有时间逛便利店有时间刷微博有时间自拍有时间散步,怎么就没有时间给我哪怕一句问候?
你,讨厌我了吗?

这是没有和你联系的第100天。
想你。
那天看到一位群演,眉眼的深邃和你颇为相似。
我居然就对着人家的背影哭起来。
我什么时候这么矫情过?
我觉得,这是因为,身体里的爱,快耗尽了。
现在才逐渐意识到,我之所以能向前跑,是因为我知道有你的注视。
现在,你不在,我就没力气了。
吴世勋,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
起初我觉得是你玩嗨了忘了我,可是你在卢浮宫广场,你在时代广场,你在拉斯维加斯的旷野。后来,你在汉江边,你在公司,每天闲暇的时间超过十小时,你怎么就不能来看看我?
你,不爱我了吗?

经纪人哥每次在我外出的时候都要跟着我。
我知道,他要保证我不会偷偷联系你。
呵,是不是很残忍?
为了所谓的前途,声誉,我就要这么忍气吞声。
凭什么?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只是一对爱人,为什么要因为莫须有的政治立场而互相伤害?
张艺兴,我希望你和我的想法能一样。
那我就还有继续面对的勇气。

黄渤哥已经不止一次找我谈心,勇哥也带了师傅的录音来。
我知道,他们怕我偷偷联系你。
我现在无比想忤逆他们,顶撞他们。
为什么我要这么浑浑噩噩,还要假装清醒?
我受够了。
我想你,我要回家去 ,回你身边。
吴世勋,我希望你和我的想法能一样。
那我就还有继续坚持的能力。

马上就安可了,又开始了在练习室整天泡的生活。
挺好的。
可以少想你一点。
今天kasper也在,他说,他过两天会飞中国找你,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有什么好说的呢?
就好像,我说我想你,你就能来看我似的。
我只能说,让你注意身体。
我甚至都不想赘述一句等你回来,没意义。
不知道伯贤哥他们会不会去看你,可能会吧。
你和其他所有人都见了面,唯独落下我。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自作多情地认为自己独一无二?
但愿如此吧,那我就能继续苟且。

又要回国了,不想面对那些客套逢迎。
太无趣。
又多思念你一点。
还好可以回家一趟,我跟老妈说,让她给我准备一罐子辣椒酱,我给你们邮过去。
我不想你没有我的时候,心伤了,胃也空着。
现在能做些什么呢?
只有这样远远地看着你,祝福你。
然后无数次地祈祷,一切都会好的。
我没办法给你承诺,恕我真的无能为力。
新专辑里,给每一个我爱的人都写了一首歌。
唯独没有你的那一首。
你是独一无二,于你,我始终没有应有的表达能力。
所以,我能不能自作多情地让你体谅?
但愿如此吧,那我就能心安稳些。

离开我的你,越来越成熟。
西装革履,刘海撩上去露出凌厉的眉眼。
这样的你,只让我感觉陌生。
你还会回来,心甘情愿地依偎在我的怀抱里吗?
你还会回来,满眼含笑地轻靠在我的肩膀上吗?
我害怕,我怕你像一只鸟,拍拍翅膀飞走了。
我不想一个人。

离开我的你,越来越潇洒。
趿拉着拖鞋到处晃,发型不羁地在风里飘。
这样的你,让我感觉安心。
你不会悲伤,不会再小孩子心性地撒泼打滚。
你不会生气,不会再小傻子憨样地嬉笑打闹。
我安心,因为你可以撑起自己的一片天空了。
我不想你活在梦里被蒙蔽双眼。

多少次午夜梦回,看到的是你的脸。
却触不可及。

多少次黎明惊醒,脑海里是你的眼。
却满是泪滴。

“就允许自己叛逆这一次吧,最后一次。”
我掏出手机,躲进隔间锁上门。
想打电话给你。
让你听我心跳的声音。

“就奋不顾身这一次吧,难得一次。”
趁着换布景的空当,跑去化妆间。
想打电话给你。
哪怕只听到你呼吸的声音。

“嘟嘟嘟嘟……”
占线。

“对不起 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请稍后再拨。”

不死心地点开Facetime。

准备收起手机。

“等待对方接收。”

铃声响起。

“已接通。”

有画面了。

我笑了。

他笑着,真好看。

“不避嫌了?”

“不,一点都不。”

daddy,daddy

一点点反攻预警❗
剧情需要一点点BG预警❗
以下正文👇

他们结婚了。
在我的亲生父亲去世仅仅一个月后,这个所谓是我生母的女人和一个比我大了仅仅十岁的男人,哦不,应该是男孩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即使在我这么一个小屁孩的眼里,这种所谓的爱情,也是荒谬至极。
我穿着规矩的白色衬衣,黑色西服套装,打了红色的天鹅绒领结,乖乖地坐在教堂的最后一排长椅上,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玩偶,还是接近被遗弃的那种。
不远处的台阶上,站着一对“璧人”和庄重的牧师。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张艺兴你愿意承认接纳吴诗心为你的妻子吗? ”
“我愿意。 ”
“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不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他保持贞洁吗?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
“我愿意。”
“我张艺兴愿意承受接纳吴诗心做我的妻子,和她生活在一起。无论在什么环境,都愿意终生养她、爱惜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 ”
“吴诗心你愿意承认张艺兴为你的丈夫吗? ”
“我愿意!”
“你愿意到了合适的年龄嫁给他,当常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族为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终身,并且对他保持贞洁?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我愿意。我吴诗心愿意到了合适的年龄嫁给他,承受接纳张艺兴做我的丈夫,和他生活在一起。”
“哈哈哈。”我坐着,情不自禁笑了,声音在偌大的教堂里回旋,激荡出一层又一层的尴尬。
身边的乳母连忙捂住我的嘴,生怕我再发出什么声音。
除了我在捣乱,这一场婚礼的确是完美而令人艳羡的。
富有的家庭,相称的美貌,甜蜜的互动……
除了我,没有人知道现在如胶似漆的两位背后是怎样丑恶的真相。
这是一切故事的开始,在我14岁的夏天。
转眼就入秋了,落地窗外面积了一地的枯叶,这意味着我不能继续在花园里读书了,也就是说我必须要面对那两个一点都不想面对的人。
“世勋回来啦,换个衣服来吃水果。”
是那个女人的声音,我走过去倒水喝,微微偏头,就看到她衬衫领口旁的吻痕,真是令人作呕。
他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的落地窗前,擦着钢琴。
“小兴,来待着吧,那些事情交给仆人做不就好了。”
我转脸看向他,灿烂的光笼罩着那副身体,纯洁得不容触碰。
他放下了绒布,然后,四目相对。
我听到了心脏欢快地尖叫,血液倒流的感觉清晰可见,我的大脑仿佛被闪电击中。
我定在了那里,就像被美杜莎看了一眼的行人,即将化为石像。
时间仿佛已经流过了一万年,直到女人不悦的声音再次响起。
“世勋,对爸爸要礼貌些。”
“小兴,跟他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性子冷,你不必多心的。”
美杜莎微微颔首,放了我一条生路。
可我仍旧呆立在那儿,回味着刚刚的致命袭击。
他擦过我身边,空气里浮动着的,是始终令我作呕的脂粉味,而这东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更是令我非常烦躁。我仿佛看到了夜深时主卧大床上翻滚的两具身体,听到了唇舌交接的声音,闻到了淫秽不堪的体液的味道。
美杜莎的巢穴并不金碧辉煌,至少现在的他无比肮脏。
“世勋,你回屋吧,我和你叔叔有话要说。”
何必这样?有什么话当面说不是更好?
可惜这样通行的家庭规则,在这样一个扭曲的三人关系之间,并不适用 。
诚然,再婚这种现象并不少见。
但我们不同。
比如我的继父与我的生母年龄相差15岁,比如张艺兴与吴诗心的恋爱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比如随着他的出现我成为了父亲遗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比如吴家集团现在的总经理却不是我而是张艺兴,比如我现在被以思父过度精神失常的名义囚禁在这座房子里,比如……
张艺兴,并不只是我的继父。
他还是一个窥伺者,一个深夜里藏身在我的房门外的黑影,一个在我的浴室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的贼。
我的确只有14岁,但我的成长环境就预示着我不会像同龄人一样单纯幼稚。
我不曾接受纯洁向上的学校教育,所以我注定是阴郁而睿智的。
记得父亲第一次带我参加酒会时,一群知名或不知名的人一股脑涌上前来,跟父亲觥筹交错,寒暄。
父亲揽着我的肩膀,彬彬有礼。
“这是犬子。”
于是赞美声接踵而来,此起彼伏。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小伙子眉眼和吴总真是七分相似呢。”
“看看这锐利的眼神,将来绝对不在父亲之下的。”
说实话,令人作呕。
我始终觉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所以压根没必要和这个世界产生很多牵绊。
所以,在美杜莎看了我一眼之后,我并未挣扎,而是就着仅存的气力,选择和他一起堕入黑暗。
已经是深秋了,南方的确还没有明显的要冷下来的迹象,但是风已经是带着寒意的了。
洗完澡,我开门出来。
知道在某个他自以为是的死角里,有人正以虔诚的眼光行不耻之事,所以,我特意不着寸缕,就这样暴露在空气里。
屋内其实并不冷,但开着窗子,风吹进来,我的肌肉缩紧,不过十几步的距离,走到衣柜前我的鼻尖大概就已经红了。
我捕捉到了柜壁上轻微的响声,那是针孔摄像头。
“总是那么自以为是。”我在被衣服埋进去的时候忍不住嘲笑。
我对他很感兴趣,他似乎是美杜莎,还记得他看我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自己万劫不复无药可救,他又单纯似刚刚诞生的维纳斯,让人只想把鲜花和丝绸进献给他。
这也难怪女人对他百依百顺了,毕竟她只是匍匐在众神脚下的人类,卑微的可怜。
所以我每一秒都无比期待他下一步的动向,我希望他越早来勾引我并吞吃入腹越好,这样也就方便我把匕首插进这位敌人的心脏里去。
还好,他没有让我等太久。
这是一个有雨的夜晚,雷声在外面轰隆隆炸的欢快。
无疑是个离经叛道的好天气。
像往常一样洗漱完,我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一张字条。
“来书房,我交代你些事情。”
所以大人们找借口的词汇什么时候可以扩充?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我觉得自己已经装不下去了。
我没有换衣服,只是丝绸的睡衣,里面一丝不挂。
他看起来倒真像来谈正事的,还穿着白衬衫和熨烫平整的西裤。
可惜上下蠕动的喉结出卖了他。
我微微一笑,收敛起眼里的冷漠,转换成那副懵懂无知的样子,轻手轻脚走到他身后。
小声开口:“爸爸,有事吗?”

任你依靠

by summery
春天的首尔,阳光熹微,暖风和煦。
这是江南区的一间临街花店,店主原本也是副业,最近公司里的工作很忙,就搬空了 准备转让。
碰巧边伯贤要为新solo曲拍摄mv,就选择了这里。
粉刷的雪白的墙壁,搬来两个沙发,落地窗前挂上纱帘,一瓶插花,还有现成的长条桌。
女主角是熟识的姐姐,再加上伯贤开朗的性格,片场一点也不冷清,热闹的很。
好几次都NG在转圈那里,因为两个主人公总是忍不住笑场,搞得导演也是无奈的很。
正巧chen今天空闲,就拖着忙内一起来探望。
几次NG下来,钟大也是气到爆炸,也顾不得什么年龄了,直接拽着领子把差不多大的哥哥拖到一边,开启主唱特有的咆哮功能。
“啊喂边伯贤怎么回事啊!上次和昭宥前辈合作也没看你这么个样子啊!怎么回事一脸花痴相啊!能不能好好工作!气死我了!俊勉哥看到又要骂你了!”
伯贤一脸懵逼,听完弟弟的“教导”直接气到爆炸。
主唱嗓立马飚起来“啊金钟大胆子不小啊?!我是你哥!回归舞蹈练好了嘛就来晃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金泰宇把你拖回公司!少说话好好待着!”
忙内一脸崩溃地把自家哥哥强行隔离,一脸歉意看着震惊的工作团队。
好巧不巧,大洋彼岸的张艺兴下了戏,闲着无聊给自家弟弟发视频邀请,钟大赶忙接下,张艺兴一脸茫然为什么会有三个人,还没来得及问就被伯贤的连珠炮打晕了。
“呀呀呀哥好想你啊!我在拍新歌mv呢!钟大没事就拖着昏妮来看我啦!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们我想你QAQ哥在日本待着习惯吗有没有好好穿衣服好好吃饭啊?钟仁过两天就回来了就差你了啊!”
“伯贤,来开拍了啊!”
“QAQ哥我去工作了哥再见!”
果然是我的独角兽呢,边伯贤美滋滋地想着,满脸的幸福都有溢出来了,状态也好了不少,长条桌场景,过。
沙发场景,过。
摇椅场景,过。
高脚椅场景,过。
“好了!cut!完工!辛苦啦各位!”
已经是中午了,金钟大留了个短信说吃口饭就回公司了,边伯贤也是肚子咕咕响。
拖着熟悉的哥哥跑去不远的西餐厅偷偷开荤吃了牛排和披萨。
耳机里一直循环着自己的新歌。
“너를 안아줄 순 없어도널집에 데려갈넓은 등을 가진 그런 남자야바래다줄게 내게 기대”
心情很好的边伯贤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肩膀,手指着,拍了一张照片。
又打开聊天软件,找到联系人,把照片发了过去,配文:
“我是有宽厚肩膀的男人呀,
可以任哥依靠。”
大洋彼岸的张艺兴抿嘴,笑出一对小酒窝。
是最可爱的弟弟呀。
回了一句“少肉麻啦,我是哥哥啊!来来来哥哥罩你>.<”
是最美好的年华,和最美好的少年。
长长的路上,我,任你依靠。

一个调查

想写自杀小队AU,原版剧情+感情线
人设如下:
Joker:KAI
Harley Quinn:Lay
死亡射手:sehun
复仇恶魔:chanyeol
杀手鳄:D.O.
回旋镖:Chen
武士刀:baekbyun
上校:xiumin
阿曼达:suho
声明:所有角色皆正面!all兴兄弟情向非爱情向!
可能出现背叛(参照原著)ooc(外貌)情况(参照原作)
如有不适请勿看!!!
最后……想看的各位麻烦点心心或评论给建议都欢迎欢迎😁带的tag是主要cp,按文内顺位排列,请注意。
以上,感谢🙌🙌🙌

情深不寿·上·勋视角

唯有你最通晓我意,也唯有你屡锥我心。
分开的第97天,你过得好不好?
每天抓着手机刷来刷去,着了魔一样。
什么时候开始,你给我留下的印象,从立体变成平面?
上次看着你对我笑,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又是克制不住地犯了小孩子的心性,又在怀疑你是不是还爱着我了。
很累,身心俱疲。
走到哪里总是忘不了你的脸,所以也就总是冷着脸。
看着你和这个那个前辈后辈互动频频,又看着你国内国外飞来飞去,看着你背过身去,离我越来越远。
终于还是承认,我想你了。
刚飞去日本那几天,你很兴奋,对于繁华压身的我们而言,那的确是个世外桃源,没人认得,自由快乐。
视频的时候,你总是笑着,我也跟着开心。
那时候还想着,这么勉勉强强也是过得去的。
果然还是太天真。
四月开始的时候,我就有点担忧了。
触不可及,你的脸越来越令我烦躁。
8日,去了内地。
粉丝当然还是那么的热情,好像什么都没变。
俊勉哥受了委屈,我是知道的,跟你一样,委屈起来就是兔子眼。
莫名烦躁,在后台把化妆品砸了个彻底。
伯贤哥也没说话,灿烈看起来也是一样,躁动。
想起来前一天晚上直播结束,差点被经纪人骂个半死。
“说了多少遍粉丝面前收敛自己的情绪,吴世勋你是不是听不懂?也老大不小了,分寸总要懂点吧!你应该知道后果,所以那时候你在想什么?想Lay?下去不能私聊?非要转头?就你在乎?”
我又在鼓嘴,无所适从。
我知道我错了,不应该回头的。
我知道,我明明知道,你不在啊。
为什么那么傻啊。
张艺兴,我想你啊。
你看看我,算我求你了。
生日那天,特意拜托哥哥买了你爱吃的巴黎贝甜的蛋糕,没动,先抱着vivi照了相传ins,让你知道。
vivi打你走了就越发黏人了,在我怀里窝成一团舔我的脖子。
蛋糕我吃了大半个,没味,腻的慌。
两点了,估摸着你大概睡了,没消息,我也就躺下了。
灿烈还为了ins截图央我陪他打字,没心没肺啊,我忍不住想。
第二天,中午了,接到你的电话,我狂喜。
“世勋呐,生日快乐呀。”
“嗯,谢谢哥。”
挂了。
竟然挂了。
的确,你之后也解释了说是着急开拍,我自然只能顺着台阶下。
可我明明不开心的,你应该知道的。
可你竟然,不再哄我了。
闲了好久,待在家里就剩下胡思乱想。
vivi在腿上,一睡就是一天,我也懒得跟他闹,也迷迷糊糊地打盹。
忘了哪天,伯贤哥扇了我一巴掌。
“吴世勋你是不是疯了?看看你的样子!再这样你就给我滚!滚出去找你的艺兴哥!你看他会不会打死你!”
说着说着,就开始哭。
大家都哭。
怎么了啊这是,我反而眼睛干干的。
大概心里流尽了吧。
金开也回来了,就差你了。
他说他去看了你几次,说你很好,不用担心。
废话。
该担心的是我自己。
我们卧室的沙袋被我打烂了,沙子撒了一地,没心情管。
金开天天拖我去健身,抓着杆子机械性地引体向上。
健身教练把我拽下来,说都快抽搐了。
没觉得疼,心觉得累。
前天晚上,你突然给我打电话。
让我看微博。
是那个熟悉的前辈,又在调侃你了。
用我们当年kiss的那张图。
我的手在抖。
“世勋,我怕。”
我也是啊。
可是,你怕什么?
你怕自己被群起而攻之,怕自己被雪藏,怕前途断送,怕声名狼藉。
我怕什么?
我怕你不爱我,怕你从此躲着我,怕你不见我,怕你离开我。
我也哭了,攥着手机咬牙切齿。
“哥,我也怕。”
“怎么办?”
我先挂了。
我怕,特别怕。
埋进枕头里吞了两片安眠,睡过去。
一大早起来,发现微博删了。
未读信息是你的:
“没事了,过去了,不怕了。”
我又哭。
天知道你是不是又焦头烂额一晚上。
吴世勋你可真没用。
畏首畏尾,神经兮兮。
昨天北美巡也完了。
约定没兑现,你没来。
谁都没提去年立的誓,有点尴尬。
经纪人哥说你安可也不来了。
喂,还想带你吃肉来着。
老板前两天还说你好久没来了。
前几天泡练习室,出来找吃饭的地方,想起你去的那家寿司店。
结果是周三,例行放假。
算了。
去了拐角新开的烤肉店,滋味不怎么样。
走神了,肉都糊了。
生菜也不新鲜。
被饭认出来了,也没敢要烧酒。
味同嚼蜡。
“想你了。”
不记得第几次打这几个字。
这次没删,点了发送。
没想到很快你就有了回复。
“哥知道,对不起啊。”
不用的,真的。
“哥忙吧,我挺好的,别担心。”
“我过两天杀青就回去了啊,乖。”
我哭了。
孩子气涌上来,我点开Facetime。
你接了。
我没擦眼泪,就由着它挂在脸上。
“诶呦喂,别哭,哥回去带你……”
“刚吃了烤肉了。”
你讪笑。
“这怎么办咯。拿什么哄你咯。”
“哥我不是小孩子。”
“嗯……?”
“哥,好好工作,等你回来。”
我还哭。
吴世勋,放任自己一次,回去就要长大啊。
想起早上翻词典看到的词。
“情深不寿。”
爱你,如此。

情深不寿·下·兴视角

只有你最得我心,也只有你娇蛮任性。
又不乖了。
吴世勋,你什么时候能长大?
俊勉哥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就知道肯定是你。
“喂。”
“艺兴啊,在忙吗?”
“还好,有事吗?”
“那个……是世勋。”
“嗯,我知道,你说吧。”
“北美巡完了,结果早上赶机场的时候这孩子又闹脾气,谁劝都不听,死活不回去,我这也是没办法了……”
“好,我知道了,我跟他说。”
剧本被我攥皱了。
吴世勋,你什么时候能长大?
直接点开视频。
唉,小孩又在哭。
一下子就满满的负罪感。
那么好看的一双眼睛,怎么天天红通通。
世勋,我的小帅哥,不可以哭啊,笑起来月牙眼才可爱呀。
“哥……”
“乖。”
“哥我想你。”
我能怎么办,只能压住已经在抖的声音对他笑。
“世勋听话,好好活动,好好生活,别让哥担心,哥……有机会就回去看你。”
“哥,我想你。”
“我知道。可”
我能怎么办?公司不让我去,我也想你们啊!师父他们也拦着我!去tm的敏感,我想你们。
“哥……”
“听话吗?”
“嗯,我在这边玩两天就回去。”
“好,乖。”
把经纪人哥叫过来,拜托他晚上安顿大家不要打扰我。
我想静静,真的。
微信群里大家聊的火热,我也插不进嘴,心烦。
打开电脑,把单独的那个隐藏文件夹打开,里面只有一首歌。
写给你的,吴世勋。
wish U happy.
给钟大听,他说,像摇篮曲。
对啊,因为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能夜夜好梦。
吴世勋,你怎么不听话。
你以为我不知道?
一晚上一晚上的发呆,想什么呢。
是在想我吗?
手机震了一下,是你发了一张照片。
在迪士尼啊,真是,傻样,还戴着个米老鼠的大头套。
配字:哥,给你买了米妮的😁
真是的,这孩子。
我改主意了。
你别长大了,一直这样傻傻的,挺好。
出去闯荡,我舍不得。
我回复:“我要高非的。”
守着你,像高非守着米奇。
前面就我挡着吧,伤一个人受就好了。
吴世勋,你千万别长大。
想起那天。
收到公司发的通告,我把手机飞了出去,屏幕都碎了。
心烦,烦死了。
随行的姐姐吓了一跳。
颤颤巍巍问我怎么了。
我能怎么办。
咬着牙把气憋在肚子里。
硬挤一个傻乎乎的笑。
“哈哈,没事,手滑……”
晚上坐在落地窗前面,发呆。
心就像眼前的夜,黑暗的让我窒息。
师父发信息开导我,让我沉住气,安慰我。
苦笑。
不然呢?我能做什么?
前几天拍戏,回去发现群里气氛不对。
上了微博才知道怎么回事。
我攥着手机,眼泪打在屏幕上。
哥哥们问我怎么办,红雷哥不说话。
我不知道。
我害怕,真的怕。
我怕你遭受无妄之灾,我怕我们被大白于天下然后万众唾弃。
我怕。
我缩在沙发里,攥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
旁边经纪人电话接打不停,忙着公关。
想找人倾诉。
却不知道找谁。
手抖,拨给了你。
我说。
“世勋,我害怕。”
你似乎很平静?
“我也怕。”
“怎么办?”
……
电话挂了。
你心情一直不好,我知道。
所以才会那天气急了,打电话让伯贤揍你一顿。
吴世勋,你可以不长大,但你必须懂事。
给俊勉发信息。
“世勋怎么样?”
“挂了电话就睡下了,看起来没事。”
“那就好。”
“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没事的,别担心。”
“照顾好自己,等你回来。”
我深呼吸,很多很多次。
眼泪被我咽回去了。
给哥哥打电话,拜托他删了内容。
又告诉经纪人,安排善后。
我戴上帽子,想出去透气。
助理姐姐抄起外套跟上来,被我挡回去。
我想静静,真的。
低着头,又走到了那家便利店。
奶奶还在。
老人家看出来我不对劲,唤我过去。
瘦小的身体颤巍巍地揽着我,想给我一个怀抱。
我弯下腰,头埋在老人家的怀里。
眼泪流了一脸,老人家的衣服都浸湿了。
我哭的一抽一抽。
想外婆了。
想你了。
那天采访,我说,酒店就是我家。
不是的啊。
我有家的啊。
首尔江南区,长沙近郊。
可我回不去啊。
要我流浪到什么时候?
我累,真的累。
谁来抱抱我?
吴世勋,你能吗?
我想你抱抱我,可以吗?
真是的。
又想你别长大,又想你能足够强大。
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过了好一会,老人家拍着我的背。
揉着我的头,对我说:
“孩子,不怕,不论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总会有过去的一天的。”
“努力生活。”
“想找人倾诉的话,不嫌弃就来找奶奶,我虽然不是什么高人,好歹也一把年纪。”
“谢谢您。”
那晚之后,日子出奇地平静了下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
皆大欢喜。
给你发了短信,让你能安心。
抬眼,已是黎明。
一天工作结束,下了戏就看到你的短信。
“想你了。”
吴世勋,还好你没长大。
“哥知道。”
有视频申请。
点开是朝思暮想的你的脸,果然,又哭了。
本来想说回去带你吃烤肉来着,你倒好,把我顶回去了。
不乖。
你这样,我怎么安慰你?
“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
那怎么办?
我会难过的。
亲爱的,你应当知道,我希望你活成我做不到的那个样子。
吴世勋,答应我,你一定一定不要长大。
吴世勋,答应我,你一定一定要活的快乐。
伯贤给我传了一张照片,是他偷拍的,你拿着手机发呆。
他让我看手机壳,说是你特意做的。
透明壳子,上面四个银色的汉字。
“情深不寿”
还有一个,我的剪影。
你小子,学的不少啊。
可太肤浅。
这词的重点,在“不寿”
我不希望我们不长久。
我粘贴了词条给你发过去,配字:
“我们不做君子,做俗人。”
傻小子又开视频。
“好。”
“哥,要长长久久哟😁”
情深,不忍不寿。

无题

(写在前面)
一直以来,对于他们的情感,是捉摸不透的。
比起兄弟,比起搭档,比起朋友,他们都不太够格。
始终是不咸不淡的,却有着无与伦比的默契和惺惺相惜。
一直因为《月光雪》里的一句话而扎心“他累倒在练习室的模样,只有你见过。”
这或许也就是我坚定地守护他们的原因,不需要那些刻意,因为你的一切我都懂。
是心口的那颗朱砂痣,是天上的那抹白月光。
触不可及。
一开始因为他们不断的擦肩而过,始终无法释怀,难过 到一度想过兀自告别,却还是舍不得,放不下。
想开了,因为他们从来不需要刻意的见面,交流。
what is soulmate?my kailay.
开始于少年,若即若离地共度一生,足矣。
(以下正文,现背)
四月十三日,上午,东京羽田机场。
张艺兴结束国内行程,返回日本继续电影拍摄,国内没有直飞鹿儿岛的航班,只能中转。
想起来这座岛上,除了送自己橘子的樱子婆婆 自己还认识一个人。
拨通电话“喂。”
“您好……请问是?”
呵,竟是连电话号码都没有存呢。
“我是Lay”
“啊,Lay哥,怎么了?”
“没事啊。”
“嗯,那我要继续工作了。”
“再见。”
“嗯。”
陌生人也不过如此吧?
四月十三日,下午,东京羽田机场。
金钟仁结束日本的电视剧拍摄行程,回国。
两人的到达时间,相差不过三小时。
在候机室的时候,金钟仁找出手机,打开熟悉的社交网站,登录。
翻到那人的饭拍预览。
聊天软件传来一张图片,是团队里的姐姐拍给他的,是那人卫衣肩部的绣花。
红色的“loveless”
无望的爱,无法爱,爱不得。
是暗示些什么呢,可能不知道,也是不想知道。
看看自己的脚下,几天前医生还嘱咐,天气转暖也不能少了脚踝的保暖,毕竟旧伤在身。
可是呢?
他从不是一个听话的人。
脚踝大喇喇露在微凉的空气中,隐隐有着痛楚。
“冷的时候,是这样的啊。”
金钟仁今天穿的衣服,是粉丝的礼物,他为什么选择这一身?
因为,站名是“destiny”
命运。
你我注定错过,不可归咎于我的懦弱,不可归咎于你的冷漠。
一切,不过是狗血而不得不信的,命运。
又想起某次聊天时,自己的问题。
“哥,总穿那么少,不冷吗?”
“冷着冷着就习惯啦。总熬夜,白天困着飞来飞去也不好,要保持清醒啊。”
是啊,要保持清醒。金钟仁看着自己的脚踝想到。
所以说,是不合适的。
他一向怕冷,早早就裹的严严实实,难怪粉丝总说他是只小熊。
已是初春了,这个岛国又一直气候温和,所以他这里一层,外一层,还裹着围巾的的搭配,在这么一群衣服轻薄可人的小女生里,格格不入。
想起那人呢,料峭寒冬里依然是破洞裤,一脚蹬,偶尔穿大衣里面还是背心。
他难凉热血,他始终冷静。
“机会总是留给努力的人的。”
所以,祝你幸福而好运。
好不容易在通讯录翻到那个尘封已久的号码,只打了这样一句话——
“会再见的,以最好而最契合的你我。”

关于前面的文字

嗯……一个小透明……之前天天这样写,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就断了,不过基本涵盖所有大事件,只要还爱他一天,大概就不会间断……感兴趣可以看看,专门建了一个tag就是为了存一下这些文字……嘿嘿嘿(*/ω\*)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