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ummery

无恙

现背,短,单视角,一发完
👇

没有我的时候,你过的还好吧?
很抱歉,一次又一次拖延,取消。
三月的时候,我说会回去给大哥过生日,可我食言了,我知道你们理解我,包容我。
可我没办法接受。
四月的时候,我说争取和你们去澳门合体。
“五周年一定要一起的呀!”
现在还因为这一句信誓旦旦而耿耿于怀。
四月八日在大家的心照不宣和闷闷不乐当中勉强过去了。
我当然不会忘记,四天之后就是你的生日。
我竟然想着逃避,因为我知道我给不起你一个承诺,再微小都不可能。
抱歉,实在抱歉。
琢磨着怎么照顾你的小脾气,最后抠破脑袋也没想到。
因为我知道,除了我活生生站在你面前,什么东西都会是徒劳。
可我又和你天各一方。
所以,抱歉我无能为力。
12日,我看到你发的照片,也看到你桌上摆着的蛋糕不是你喜欢的红丝绒蛋糕,而是我喜欢的奶油慕斯蛋糕,我也看到了vivi脖子上的项圈,是我们一起给它买的那条。
吴世勋,你什么居心?
你不是不懂事,你该知道不论我现在,还是当时,都经受不起这样的冲击。
你在向我讨要,我知道。
你想我能坐在你旁边的那把椅子上,你想我一把抱过vivi和它打闹,你想我吃蛋糕的时候把奶油沾到唇角而你便有机会温柔地揩去,你想我笑出酒窝,你想我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说一句生日快乐,你想我从背后变出一束花或是什么别的礼物。
可是抱歉,我做不到。
我只能对着屏幕,我只能嘴里嘟囔着生日快乐,我只能行尸走肉一样在深夜的异国小路上徘徊,我只能在春天并不暖和的海风里缩紧衣领然后抱怨着不会照顾自己,我只能颓废地倚在长椅上流眼泪,我只能在想你们的时候用超负荷的工作逼自己没有空闲去胡思乱想。
现在,我觉得,不会抽烟,不会喝酒,真是一大悲哀。
把眼泪顺着干涩的喉咙咽下去,一阵阵刺痛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喝一口酒,只是为了润喉。
心情烦到无法发泄,工作都跟着不在状态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喝一口酒,只是为了保持清醒。
夜里对着你那边的天空,余光装满小城灯火,整晚整晚失眠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喝一口酒,只是为了能安眠。
第无数次吃着不合口味的工作餐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抽一支烟,只是为了能让嘴里的食物下咽。
第无数次通宵赶工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抽一支烟,只是为了让一片混沌的头脑能勉强保持清醒。
第无数次偷偷跑到沙滩上吹海风的时候,我想着为什么不能抽一支烟,只是为了让尼古丁的味道麻痹心里的一片狼藉。
我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懊悔自己不曾叛逆,不曾沉沦。
我现在是一个气球,负面的种种充斥着我的身体。
我知道,在这么下去,我会炸掉。
所以我更要远离你,我不想被你看到,这失魂落魄的我。
回国的时候,我穿了你的那件蓝色卫衣。
那是长沙已经35℃的夏天,我长袖长裤还带着兜帽,简直格格不入。
衣服上面你的气息已经散尽了,只剩下行李箱里放着的除味剂的味道,刺鼻。
身上好热啊,可是心是冷的。
我可能需要一阵风来吹暖我。
你会来吗?
算了,不打扰你了。
看到伯贤,你,灿烈发的ins,过的还蛮开心吧?
是啊,五万人会为你们喝彩欢呼,会因为你们的出现而尖叫狂热。
那是舞台啊,怎么可能不快乐。
算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感受站在舞台上的时候,那种被尖叫声敲击耳膜的感觉了。
105天了吧?
真是阔别已久。
发完ins以后,看你们没什么反应。
大概是睡下了吧,也是,怪累的。
“想你们了😊”
在聊天室留下一句话,跑去做歌。
最近迷上了很多中国风的歌曲。
刚好听到这样一句:
“仗剑走山河护你无恙。”
我执剑,我向前,我战斗。
吴世勋,我只愿你无恙。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