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ummery

『无题』现背极短小甜饼/友情向

我们见了面,在东京。
想来也是好笑,一个韩国人,一个中国人,难得私下见一面,竟然是在对两人来说都是异国他乡的地方。
他现在正在我的旁边,而我们正走在三月的东京街头。
他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活动,显然非常疲倦,自来卷的头发用发箍潦草地别在后面,鸡窝一样。白T外面套了蓝色的条纹衬衫,所有者是我,外面的棒球外套,所有者是经纪人哥。
他向来是不愿意多穿一件衣服的,本来并不是什么耐寒的体质,还总要那么单薄。我总问他原因,他说,累了,不睡就总困,冷了能清醒点。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挂着小孩子要糖吃一样讨好的笑,“放心啦,我也不小了,不傻。”
才怪。
总想在这种时候反驳他,当练习生的时候绑着麻袋练舞练到瘫痪的人是谁,出道之前拼命练习差点旧伤复发取消出道资格的人是谁,腰伤复发被抬回来接受治疗还熬夜作曲的人是谁,医生嘱咐带着护具到了舞台上非要摘下来跳舞的人是谁,明知道anti人多还在台上发言的人又是谁。
张艺兴,那都是谁?
他难得这么悠闲,打开了手机摄像头,开始自拍。
我放慢脚步,远远跟在他后面,不能入镜啊,不然多诡异。
许多人眼里看来,我们都不是最熟识的,似乎是吧。
我不会撒娇,不懂所谓的蕾语,不会照顾人,也不会抛梗。
可我会爱他,会陪他。
ins提示音响了,是他发的短视频,配字“today”
我快走两步,搂住他的肩。
“哥,今天也很爱你。”
“诶呦喂,怎么今天这么肉麻”
“去吃寿司?”
“嗯”
又想起以前,总陪着他练舞,两个人就在静的可怕也没有光亮的房间里跳,累了就一起倒在地板上,离近一点就能沾上对方身上甩出的汗水,一背包的T恤,最后都湿成抹布的样子。
夜深的首尔街头,找不到还没打烊的餐厅,只有楼下的一家寿司店,因为知道有练习生的缘故所以总是开到很晚,所以每天练习之后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和他一起坐在桌旁,喝着果汁狼吞虎咽。
我们谁都没有想过,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然而已经没有机会后悔了。
这里很华丽,天皇宫廷一样的和风,各种花贴在墙上,插在瓶里,印在盘子上,看着头晕。
寿司的摆盘很精致,我都不忍心下手破坏,就看着清酒发呆。
“怎么不吃啊?”
“哦。”
用手捏起来,沾点酱汁。
一股辛辣冲到鼻腔里,呛出眼泪,借着这由头哭一鼻子未尝不可。
眼泪落下来,打湿衬衫。
“怎么了?”
“没事,呛到了。”
我觉得,米其林一星,并没有那么好吃。
大概是少了汗水的那一丝咸味吧,嗯,可能多了一点难得独处的甜味,就这样吧。
“哥的戏什么时候杀青?”
“不知道诶……哥哥没有告诉我,不过能在这样美丽的地方多待一下也好,过两天就可以看樱花了吧。”
说着这番话的眼前人瞳孔里冒出星星来,忽闪着,还抓着筷子的手到处乱摆,险些碰到插花,一晃神,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日子。
“啊……我也马上要工作了……好讨厌啊!”此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久违地撒娇。
“啊啊我们钟仁好可爱啊快让哥揉一下!”
……
“不要。”
“唉……”
好像一下子有点心情低落,我这样,他也是。
果然尴尬才是我们最常见的相处方式?
我低着头 跟在他后面出了店门,走到路口的时候 我拽了拽他的袖子。
“好啦……回酒店跳舞给你看。”
“哦吼!是脆骨的主舞KAIxi要跳舞给我看啊!”
忍不住笑了,幼稚的样子真是一点不变啊。
记得曾经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天倒在生命树下,不知不觉睡着了。
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梦里有你,还有你陪着我走过的后半生。
趁着年少,相爱吧。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