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ummery

独立性检验

by summery
都不能同时出现,算什么相互独立?
血从防弹衣坚硬的外壳上蜿蜒流下,和着弹片,泥土,汗渍。金钟仁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习惯性地举枪环视一圈,才将头颅已经无法支撑的重量卸下,一甩,殷红的一滴滴不知道是汗液还是血液的东西充满了带着硝烟味的空气。
意识有些模糊了,“啊,看来额外奖金又要被克扣了。”一边忿忿着一边扶着墙趔趄跑出了现场。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冷静自持。
可惜,他做不到。
第八十八次把屏幕上已经打出的号码一字字删去,第十次把盛满烈酒的玻璃杯放下,不知道第几次,深夜倒在这间小酒馆的吧台上,醉的不省人事。张艺兴早已忘记了自己应当是什么模样,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名字:“金钟仁”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和这个名字的主人是如何相识,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更不知道这个人的样貌,这种无比熟悉却又陌生的不得了的关系令他非常讨厌,毕竟没有谁想过着每天被命运和直觉支配的生活。
终于,在第九十四次神思恍惚的时候,张艺兴拨通了那个已经烂熟于心却又莫名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
“……你是谁?”
“嘿,有意思,你打来电话然后张口就问我是谁?”张艺兴……好久不见
“我知道,你叫金钟仁……”
“……张艺兴……我想你……”抱歉啊,伤你,挺深的吧?
“……抱歉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潜意识告诉我还是不明白的好“我只是想知道我是谁,以前是做什么的,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我……你叫张艺兴,也是我眼里的Lay,你曾经是一个杀手,和我一样, 优秀的万里挑一的天才杀手。可是,半个月之前你在执行任务时出了一点意外,然后就失联到了现在。嗯……我们都很担心你,而且我们也都不知道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你也不要强行回忆,对身体不好……嗯对了……boss说……你……自由了……”
“嗯,谢谢你……钟仁,保重!”我的过去也许有你参与,但我的未来,你就不必奉陪了。
“张艺兴……保重……如果可以的话,你……千万不要想起我”抱歉,我的懦弱一如既往,以前,我就没有直面你的勇气,现在隔了这一桩桩一件件,更是只能天涯海角了。
十二天前……
“Lay!10点方向近距离狙击手一个”
“砰!”
“死亡确认。”
“KAI!六点方向,人质出没”
“收到,正在前往后方”金钟仁摘下耳机,几步跑到搭档身边“哥,原地掩护”
张艺兴把手枪别在腰后,顺手一捞将步枪举起,“你待好,去取箱子,我去救人质。”说完还没等金钟仁答复,就把步子放快放轻向着掩体背后跑去……
都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践行者,也就无所谓谁好谁坏,谁技高一筹了。
生死面前,活下来的,就是胜利者。
“果然是你”吴世勋一抬手饮近高脚杯里的香槟。“张艺兴,我记得我已经警告过你,既然你要断,那我们就不必再见面了,怎么?现在跑过来摇尾乞怜?对不起,我不稀罕。”
“……你未免太自作多情了,我只是执行任务而已。”摸出手枪举起,枪口正对眉心“把她放了,我就饶你一回,要么,死。”此刻张艺兴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恨意,咬紧的牙关像是要把眼前的人生吞活剥。
“真以为自己无敌啊”嘴角一勾,大手一挥,吴世勋背后就忽然冒出了五个穿着轻型盔甲的练家子。
张艺兴握枪的手紧了紧“看来是没法全身而退了”他心想“可是轻易就投降的,何以称王?”
从容向前两步,“怎么?全尸也不给我留?总要谈谈条件吧,吴世勋,不要公报私仇啊。”
“我从来都不是个有原则的人。很简单,打过他们,人你带走,打不过,我给你收尸。”
生存游戏,不就是不择手段吗?活下来的,就是胜者。
掏出匕首,一踢腿,鞋尖弹出两枚钢钉。
跃起,前踢,一个倒下了。
借力向后挥手,身后的人胸口插上了匕首。
“砰!”
张艺兴觉得腿上一痛,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缓神,掏出手枪就是七发子弹连射,左侧三人应声倒下。
“砰!”又是一阵剧痛,张艺兴一低头,就看到小腹上一片猩红刺眼的血迹。
为了行动方便,他从没有在执行任务时穿防弹衣的习惯。
“张艺兴!张艺兴!”吴世勋忽然像失去了理智,冲上去紧紧捉住那人的肩膀剧烈晃着“你给我好好的!我错了!我错了成吗!你不能有事!”
“呃!”张艺兴吃痛地皱紧眉头“我命大,死不了。”勉强地扯了扯嘴角。
“好!我认输!人你带走!”
听到枪声,金钟仁的心不可避免地抖了一下,又听到短暂安静后的一阵混乱,金钟仁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箱子扔在地上,金钟仁冲着枪声发出的地方就奔了过去。当他一转头,看到的,就是摇摇欲坠的张艺兴被吴世勋晃来晃去的场景。
突然的怒气和惊慌涌上来,淹没了他的理智。
抬手就是一枪。
吴世勋震惊地看向张艺兴背后的不远处,金钟仁浑身上下散发着死神一样的气场,深得发怵的瞳孔里黑色的潭水泛起波澜。
“放开他,快点滚。”金钟仁强压着自己杀人的欲望,咬着牙,枪柄似乎都要被他捏变形。
“好,这次算我不对。人你可以带走,证据留下。”吴世勋捂着右臂,面不改色。
“砰”
“世勋!!!”
“张艺兴你给我回来!”
只是一瞬间,张艺兴挣脱了金钟仁的手,冲到吴世勋面前,回头冲金钟仁吼:“你是不是疯了!”
“哦,看来你还是忘不了是吧……我帮你”
“吴世勋,我们做笔交易怎么样?”
“……你说”
“证据留给你,有关你的任务我再不接手。条件是我会让他彻底忘了你,你也不能再出现在他面前。”
“你凭什么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就凭你伤他比我深,就凭我能护他安稳。”
“好”
“箱子在外面地上,枪伤快点处理,我不想被追杀。”
这段对话,当然是发生在张艺兴失去意识之后。
三天,吴世勋处理掉了所有H市的生意,飞回了韩国。
三天,金钟仁签订了EIKSO的终身合同,从此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
三天,张艺兴被转移到了现在的海滨小城,被托付给金钟仁的家族照看,家族医生在他昏迷时,抹去了他的过往。
从此,张艺兴不在是Lay,吴世勋只是W集团总裁,金钟仁则永远彻彻底底成为了KAI。
愿你安好,愿我忘掉。
一年时间足够抹去很多。
01.14
金钟仁在boss面前,摊出showman所有地下交易明细。一身枪伤刀伤,腰椎三次断裂。换来了boss的一句“你自由了”
04.12
吴世勋第九十四次从秘书手里接过照片,看到照片上的主角始终笑颜如花,放心的微笑了一下“告诉他们不必跟着了。对了,给他留封信,别署名,电话写我的,不要说别的就告诉他有需要就打电话”
10.07
张艺兴正忙着给顾客打包冰美式咖啡,短信提示音响起——
“我今天就能回去,除了辣椒酱还有其他东西需要带吗?”                                                 from.钟仁
“足够啦,辛苦你啦,路上小心,回来见”
                                                             from.张艺兴
吴世勋站在街角的枫树下,秋风吹着红叶簌簌飘落,远远望着落地窗包裹的房子里,那个人忙忙碌碌的身影,只能默默道一句,幸福就好。
有一条数学定律说,如果两个命题确定互不影响,那么称其彼此独立。
可是,我用命运编制了一张二列联表,用心计算了验证数值。
Luckily,有95%以上的把握证明我们之间有联系。
既然如此,独立性检验失败。
我承认,我属于你。
你的过去,我全程参与
你的未来,我也奉陪到底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