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ummery

如果可以拥抱的话

chapter 2
by summery
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看样貌似乎是混血?家世也很好吧?话说这种人,真是不管到哪里都令人眼红啊,虽然这么多年过去,富家子弟贵族后裔也见了不少,但还是由衷感叹命运的不公——凭什么他们就一辈子高枕无忧,享受万人艳羡?而我们这些普通人,哦不,不包括我,却要奔波于生计,夹缝里生存?更何况是我,为了这所谓珍贵的生命,苟延残喘,我何尝不想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
悲伤的事,还是不要多想的好。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只是,向来一闭眼就几乎昏睡不醒的我,竟然做了个梦。
梦里,一如既往,是复活了的父母亲戚,曾经的身边人。内容同样一成不变——相拥后发现两情相悦因此决定浪迹天涯的姐姐和姐夫;伴随着火车汽笛声渐渐消失的母亲;“随风飘散”的父亲……从前觉得,这些都像噩梦,可怕却又不愿相信它是真的;现在,觉得这些是正在发生着,痛苦,但勉强熬的过去。
门外一阵窸窣:“看不出来啊,张艺兴还这么招人待见?瞅瞅这病娇体弱的小白脸样,就盼着哪个贵妇包养呢吧。”“诶,说起来,你们知道吗?今天他在课上晕倒了,嘿,你猜怎么着?老师还什么都没说呢,吴世勋倒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人送到了医务室,什么情况啊?”“呵,八成就是,小继父吧哈哈哈……”什么玩意……原来我在他们眼里这么不堪啊,哦,不过我也习惯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孤立,这又算得上什么,算了吧。
从床上起来,理了理衣服的褶皱,猛的拉开门,三个身形明显一晃,我并没有什么闲情逸致去假意问候或是刻意讽刺,只是一偏头走了开来。
穿过长长的走廊,扶着栏杆下台阶,凝血障碍,不是什么大病,不致死,但是他能让我,让患者长期处于贫血状态里,所以,几百年来,我始终面无血色,真是,跟僵尸没什么两样。我自己,都讨厌。
校园里空荡荡的,抬手看了看表,原来已经是深夜。可是,该去哪?我从来不属于这里。
嗯……前面那个身影是谁啊……吴。世。勋?!哦,也对,人家这种花花公子应该是在忙着享受夜生活吧?真是,世道不公啊。
可是……杀气腾腾地朝我走过来算怎么回事?“张艺兴,你就那么想博人眼球?何必费劲心思把早上的事传到人尽皆知?真是,果然心机啊。”什么?!说我传播消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这么清新的吐槽。“小。屁。孩。你是不是脑子有坑?我看起来很有当网红的潜质?咱俩远无冤近无仇你干嘛总对我那么有敌意?”说着说着,我就忍不住一步步逼近眼前比我高了半头的人,“啪”我一拍墙,嗯?这是把小帅哥壁咚了?不管了不管了,一不做 二不休“哥哥也不是好惹的,干嘛?想搞事情?我向来不怕,吴公子 尽管放马过来”看到小屁孩的脸色涨红,气的整个人都微微发抖,真是说不出来的痛快呢。
“真是太劲爆了!”嗯?被偷拍了?!我怎么现在才意识到!忽然一股蛮力“愣着干嘛,跑啊!”于是,在一个平常的夜里,我被拉着做了一件不平常的事——去酒吧。
霓虹灯闪,莺歌燕舞。“不会吧?你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酒吧?还是,故意装纯?”吴世勋端着一杯Margarita一饮而尽,从容地抹了抹嘴,呵,一看就是时常出入了。我不想搭理这种人,天知道我为什么要脑抽和他跑来这里“避难”,好了,这下更给那些看客们增加谈资了,郁闷。
反正都这样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来杯长岛冰茶谢谢。”为什么点这个?因为我只听说过它了。
喝了一口,嗯,失策了,似乎度数真的不小……偷跑什么的总归不大好,嗯,要不把他灌醉吧。是个好主意。
于是,趁着某人去洗手间稍事休息之际,我要了一瓶vodka和啤酒、白酒,虽然不常出入“社交场合”但是调配深水炸弹这种必备技能我还是懂得的,为了确保某人的醉倒不起,特意调了一大杯。他回来了,“来来来,为了感谢你的恩情,咱们干一个怎么样?”看着眼前人饮尽杯里的液体,我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不管你们一个两个的到底想做什么,这次,我奉陪到底。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