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ummery

如果可以拥抱的话

by summery
很久以前了吧,也记不得是谁了,他对我说,其实,世界上有这样一类人,他们每个人一生都只有一次拥抱的机会,这次机会只预留给他爱的人,可是,如果他拥抱的那个人,并不爱他,也就是说如果他是一厢情愿,那么,作为轻易爱上一个人的代价,他将从这个世界消失,不会回来。
很不幸,也可能是一种幸运,我就是这类人中的一份子。
所以,从小到大,我对谁都是一副礼貌又疏离的样子,的确,我不像其他人那样勇敢无畏,爱上某个人,就不管不顾地去追随他,去燃烧自己,放下一切。我做不到,因为,我不敢赌。我见证了身边太多人的奋不顾身,几乎无一例外,飞蛾扑火,注定是粉身碎骨。我真的害怕,妈妈爱上了一个借宿的旅人哥哥,于是就在那个哥哥踏上火车的前一刻,母亲抱住了他,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母亲,一点一点变得透明,从指尖发梢到脚踝手腕……最终消失在我眼前。爸爸的消失,如出一辙。所以,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被爱,更害怕爱上某个人。我不想就这么无谓的牺牲了自己,所以,我选择了逃避。
我拒绝一切异性的靠近,甚至严重到要保持一米以上距离进行交流的程度,久而久之,我被孤立,被欺负,被唾弃。可是我并不在乎,有人觉得尊严比较重要,真是天真,等你某天也眼睁睁见证死亡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他的珍贵。这话很俗套,却是事实。
没错,现在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浪者。你不会相信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千万年,就像你不会相信我之前所说的话一样。不过没关系,你不必为此感到惭愧或是惊讶,因为我自己都早已不想承认自己的存在。你们都认为永生是幸运的,可对我来说,永生,意味着百年孤独。
我甚至有机会体验无数次不同的生活,我是科学家,是囚犯,是医生……我不知道哪个是真的自己,比如现在,我是一个学生。可是,我每天只是在冷眼旁观,似乎自己从不曾属于这里。我在想,又是一百年的孤独吧?这次会去做什么?随便吧,早已经不感兴趣了。
可是,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对他,我似乎总有一直异样的感觉,可又说不清道不明,算了,随缘吧。
关于我们的相遇,很狗血,很偶像剧。我的确是永生的,但我生来就有一个缺陷——凝血障碍,也就是说我一旦受伤就会血流不止,严重的话,就是失血过多而死。那天,公共课,上美术,是雕塑选修,我实在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只有艺术类的还勉强。所以,学校的所有艺术类课堂都有我的身影。雕塑课嘛,当然要拿着锉刀雕塑刀什么的,很不幸,我一个粗心,手上一疼,一道血迹……可我实在不想中途退场,就向邻桌女生借了个创可贴,再敷个面巾纸草草了事。可是,我低估了自己的血流速度,创可贴被血糊在了手指上,面巾纸也浸湿了,呃,后来面巾纸干涸也粘在了手上,呵呵,一片猩红。嗯,现在头脑也有点昏沉了,黑板上的字迹怎么越来越模糊……
再睁开眼,我已经躺在了医务室的简易病床上,身边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嗯,男孩也许更贴切。明明是眉眼温柔的少年模样,却是结结实实一个白眼翻过来:“你晕过去了,老师叫我送你来医务室,不用谢我,举手之劳而已,受伤不知道报告的,蠢货。”
嚯?可以啊,这么冷若冰霜,我有说要谢谢你吗,小屁孩?一开口就惹人厌。可事实上,我也对这人没有一丁点好感,眼角挑那么高,轮廓那么冷硬,一看就不是善茬。不过是叛逆期作祟罢了,真是,不想有什么交集。“哦,你想多了,我不是那种一被帮助就星星眼知恩图报的傻白甜,所以你也不必故作清高。老师顺口指派了你而已,同学,回去上课吧,不必在我这里耗着,假意照顾。呵呵,不就是想翘课吗,我帮你咯。”看吧,我们的初次见面,非常不。愉。快。
他走后不过一会儿,我也下了床,拔了针,走出了医务室。呵呵,不就是失血过多吗,大惊小怪。
漫步在操场上,百无聊赖。
“诶,听说了吗?今天那个怪人,对对,就是张艺兴,晕倒在公共课上了!”
“那有什么,晕就晕呗,早见怪不怪了。”
”哎呀,重点不是他啦。是世勋哦~”
“什么什么?就是艺术系那个吴世勋?家族企业还特帅那个?”
“嗯哼,听说他把那个张艺兴送去医务室,还一直陪着来呢。”
“哇哦!”“天呐!”“卧槽?”此起彼伏的惊叹。
呵呵,一群脑残的小女生……真是可悲,一点辨识能力都没有,哪个男人稍微清高点就趋之若鹜,可笑。在我眼里,她们应该死了不下一千回了。
无心这些琐事,回家,睡觉!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