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ummery

nicotine

by summery
夜晚的酒吧里,到处是疯狂的迷失者。
张艺兴站在吧台后面,擦拭着手里水晶质地的酒杯。偶尔抬眼,轻蔑地瞟瞟舞池里扭曲的残影。大家都一样,苟且在纸醉金迷里。
面前的高脚椅“吱呀”一响,张艺兴扭头,直直对上了一个锐利的目光,“一杯威士忌,谢谢。”长得不错,张艺兴心想。
头都不回地从身后酒柜里取出威士忌,在吧台下摸索出一个玻璃杯,“先生,需要加冰吗?”直直的盯着眼前人,“呵,第一天做酒保吗?不加冰的威士忌,能入的了口?”可是脾气不大好的样子,张艺兴又心想。
于是恶趣味地决定整一整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忽略了吧台里准备好的冰块,转身从酒柜下的小橱里取出了用来调制鸡尾酒的朗姆酒冰块。轻描淡写地加进杯里,一、二、三、四……杯子几乎被填满了才停下,将冰桶放回原位。面对着自己的猎物,张艺兴抿嘴,露出勾了无数人魂魄的酒窝。“给”
金钟仁盯着眼前人清秀的似乎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场合的面孔。酒窝在右颊深陷下去,下垂的眼角配着流畅柔和的上目线。看着看着就打心底涌出喜欢。
张艺兴接受着面前人直勾勾赤裸裸的目光,从容淡然。
一杯下肚,食道都被灼的火辣辣的疼。大家都是pub里混过来的人,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金钟仁心想,连我的性别都不清楚就敢撩,胆子真是不小啊。
来而不往非礼也。
金钟仁从椅子上起来,隔着一个吧台探身到张艺兴耳边“Let's go get a room?”感觉到被自己搂在怀里的人身体一僵,金钟仁的嘴角微不可察的弯了弯。从衬衫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在唇边亲了一口,然后顺着眼前线条流畅的脖颈滑下去,刚好卡在领结和衬衣领之间。撅起嘴,给那人红起来的耳尖上印下一个吻,转身就离开了吧台。
张艺兴在感觉到身后温度消失的同时转过身来,就已经看不见心里找的那个身影了。出神地盯着舞池,顺手把顶在下颚的卡片抽出来。
银色金属质地的卡片上是刻出来的三个大字“金钟仁”下面是一个电话号码。
张艺兴拍了拍旁边的男生,交代了几句就出了吧台向舞池后的长廊走去。掏出围裙兜里的手机,照着卡片上的数字拨过去。
“啧,这么主动啊?我还没过路口呢,等着啊,我掉个头。”张艺兴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就被挂断了。
自己撩出来的火,豁出去也得熄了。
张艺兴走到走廊尽头,打开更衣室的门,把身上的白衬衫脱下,换回了白色的纯棉T恤,西裤也变回破洞牛仔裤。手机响了,一接,果然是金钟仁。
“好了吗?我在酒吧门口等你。”
张艺兴跟经理请了个假,就推开店门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金钟仁倚在YAMAHA机车旁痞痞地笑。
张艺兴对自己撩到了这么一个浪荡公子感到不爽的很,没好气地走过去,兀自拿起挂在把手上的头盔戴好坐在后座上。
“一看就没少上车。”金钟仁还在嘀咕。
“废话怎么那么多?走你的。”
“好啊,小美人,去哪?”

评论(6)

热度(15)